微信推销上门拍宝宝百天照 好事最终变成闹心事

2017-03-15 09:49:00来源:央广网作者:

  【导读】微信推销上门拍摄宝宝百天照,价格低廉还有礼品赠送。照片拍完之后商家联系不上,电话无法接通,照片没拿到还生了一肚子气。《天天315》本期聚焦:百天照的烦恼!

  央广网北京3月9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眼下,互联网经济风生水起,随之而来的各种营销模式让消费者眼花缭乱。微信营销就是其中的一种。特别是随着二胎时代到来,很多商家利用微信推销各种儿童用品,甚至还包括宝宝的百天照拍摄,造型写真等等。这些微信推销的摄影产品价格低廉,还提供上门服务,让很多家长都动了心。

  北京的张女士就是通过微信上的一家摄影工作室来给她刚出生的宝宝拍照的,因为孩子小,直接带到实体的摄影店很不方便,而且一旦孩子哭闹,拍摄就要中断重新开始。如果是直接到家里来拍的话,就方便很多了。

  张女士说:“去年12月份微信上有一个叫‘宝贝计划’的摄影工作室联系我,说可以上门拍宝宝百天照,价格很便宜,只需要238。它会送一本相册,里面有28张照片,还可以送摆台、小钥匙扣以及各种挂饰,而且它还会带三十多套宝宝的衣服到你家里来让你自己挑,所有东西都不用准备。”

  这家微信上的摄影工作室来了两个人到张女士的家里拍照,拍照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摄影师拿出标价238的相册给张女士看,结果让人大吃一惊。相册本身连巴掌大都不到,而且照片的质量很差,而其他种类的相册价格都是上千甚至几千元。最后张女士只好选了一套800多块钱的相册。

  张女士说:“后来他还承诺送给我6张照片,也就是放大版的摆台,然后他们就走了。走之前留了一个单子,单子上写着这个人的电话,还有他们店的电话。紧接着我就说照片拍出来以后我怎么联系他们,他们就给了我一个QQ号,用这个QQ号给我发照片,还要做一些后期的装饰和制作。然后我就直接跟那QQ号联系,结果我发十条它才回一条,或者是等了半天他不知道你上一条跟他说的是什么,你还要重新发一遍。”

  尽管微信上承诺的和实际上门提供的相册有一点出入,但是张女士还是期待孩子的照片能拍出一个很好的效果。对方承诺是30个工作日出片子,然而张女士一等就是三个月。

  由于张女士选择的摄影工作室联系不上,记者就调查了一下其他在微信上推销百天照的摄影工作室,对方提供的服务如出一辙,都是238上门服务,赠送各种礼品。

  这家摄影工作室还说,照片拍完之后,会有后期制作,然后再找到工厂制作相册,最后通过快递发过来。

  摄影工作室人员表示:“拍完以后,当天摄影师会和你签一个合同,可以先付50%的定金,您收到相册以后再付其他的。合同上面有我们的联系方式、电话,后期的微信也有,等相册做好,差不多40多天左右,到时候我们做好会提前给你打电话,给您发快递。”

  直到节目播出前一天,张女士打电话告诉我们,摄影工作室终于联系上了,照片才刚刚制作好,过两天才会发快递给她。这距离她拍照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4个月。尽管最后照片是可以拿到了,但是张女士认为,这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这种微信推销摄影的产品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如果真出现诈骗的情况,不仅维权无门,钱打了水漂,整个过程的时间成本也太高。本身孩子拍照留念是一件好事,最后却变成了闹心的事。

  张女士还告诉记者,她是在孩子出生之后就接到了这种微信宣传的电话,她的手机号码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这里面的信息安全问题也十分值得关注。总之,对于儿童产品的消费,家长还是要多留心,尽量选择正规,有实体店的大品牌商家或者产品,一旦出现问题,维权起来也会相对容易一些。

  关于这一话题,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芦云、北京启蕴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晓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经济之声:微信联系方便,作为营销的手段无可厚非,但是是否微信本身只是通过转账的一种方式来付款,不像是支付宝还有一个第三方来制约,一旦出现诈骗,往往维权起来很难。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芦云:“首先,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消费者不清楚经营主体的信息,例如他的真实名称、有效地址和联系方式,消费者是没有办法通过正常途径获取这些信息的。

  第二,在进行交易的过程中,支付多数是通过转账的方式进行的,账款一旦付到对方的手里,消费者就处于一个被动的地位。它确实不像第三方支付平台,所以这里面存在很大的支付风险。

  第三,微信购物、营销确实很方便,在这一方面,我们是支持和赞赏的。但是微信营销的商品是不是正版商品?有没有产品质量问题?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这些答案我们都无从得知。”

  胡晓:“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主体身份的确定。再有一个问题是钱都被对方拿走了,而不是押在一个类似于支付宝的第三方平台上。我们直接把钱给对方,对方又卷款跑路了,消费者的维权成本和精力都是很难跟上的。”

  经济之声:今天的案例中,张女士本身是通过微信联系的摄影工作室,对方到家里来拍摄。这个本身虽然方便了孩子家长,但是是否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芦云:“首先,消费者完全不清楚所谓的摄影者或者机构的所在地或者具体信息,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把陌生人请到家里实际上还是有风险的,因为上门服务的前提是保证自己人身家庭财产的安全。在对对方信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把对方请进来是有危险性的,因为现在诈骗甚至刑事犯罪案件高发,所以家长在选择这种方式时一定要进行考察,核查清楚他们的身份。”

  经济之声:尽管拍摄方便,但是后期制作起来,出现了联系不上对方的情况,对此怎么看?这种商家本身这种服务的方式是否也有问题?

  胡晓:“这和商家的主体以及他们之间的交易模式是相关联的。商家上门服务这个服务模式本身是好的,确实为年轻妈妈提供了方便,但是就怕遇到不诚信的商家。首先,主体很难确定。另外,合同的内容是什么?在今天这个案例中,商家确实给你相册了,但是只有巴掌那么大。相册的尺寸、厚度以及材质都没有明确的约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长后来才发现之前并没有和商家签订一个合同,所以事后只能由商家说了算。最后,消费者付完钱以后,对方说你要觉得不满意,你可以告我、投诉我。即便消费者可以找到这个人,维权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就只能自认倒霉,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消费者首先要找一个信誉度比较高的商家,一个有实体、营业执照的商家是最好的。第二,在来之前,大家要对这些细节问题考虑清楚。价格越低,大家越要提高警惕。大家要商量好细节,快递费用、运输费用都要商量清楚。最后在付款时,消费者可以考虑先付一部分定金,这也可以化解一定的风险。”

  经济之声:张女士还提到了,她在孩子出生之后,就接到了很多这种推销电话,那么她的信息是如何泄露的,这是否需要警惕?

  芦云:“这种情况在实践中常常发生,生完宝宝卖奶粉的就来了,买完房子装修的就来了,可见这样的个人信息的泄露情况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实际上我们的民事领域、行政领域甚至刑事领域对个人信息的保护都已经有了全方位的规范,其中我们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就用四个条文对个人信息的保护进行了规范。对个人信息的保护绝不是靠一方的努力就能完成,怎么样采取技术手段去防范?如果发生了泄露如何制止?我们的监管部门又应该如何处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此外,针对保护用户的手机信息,我们的电信运营商在技术方面也应当有所作为。”

  经济之声:现在很多家长都会遇到各种培训班,孩子产品的推销电话,这种信息泄露想要维权是否会比较难?

  胡晓:“难度确实是比较大的,因为我们现在很难证明他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了我们的信息,消费者举证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要提醒广大的妈妈,我们现在去公共场合,经常会遇到什么扫码送气球等活动,登记了你的信息以后就给你送一个小礼物,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你就要考虑一下是否应该登记你自己的真实姓名以及手机号码。消费者在生活中也应该注意保护自己的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魏现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