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新地沟油案上演拉锯战

2015-12-01 09:19:00来源:北京商报作者:

  去年席卷台湾的“顶新地沟油案”上周终于有了一审结果,然而与台湾彰化市地检署所公诉的“顶新集团售卖地沟油”事件不同,彰化地方法院因“检方无法举证油品来自非健康猪”为由,宣判顶新制油公司原董事长魏应充等6人无罪。剧情出现大逆转,彰化地检署表示上诉到底,一场围绕“台湾大型食品企业顶新集团是否出售地沟油”的拉锯战即将上演,胜败虽未有结果,企业信誉岌岌可危却已注定。

  从求刑30年到被判无罪

  顶新涉嫌向越南大幸福购买非食用的饲料油制作成食用油出售的事情,被彰化地检署查获并提请公诉后,顶新集团四兄弟之一、顶新制油公司原董事长魏应充等6人被抓,且求刑30年。然而与此前的诉求出现较大落差的是,彰化地方法院一审判决认为,魏应充等6人无罪,同时认定顶新公司的相关收益也被判决不被没收,而按照彰化地检署的指控,顶新所涉及的收益达到了4.4162亿元新台币。

  对于无罪判决,彰化地方法院法官认为,检方无法举证油品来自非健康猪,所以魏应充等人被指“使不能供人食用油脂伪以食用油名义输入,再予精炼降酸以规避检查,进而制造供人食用油脂销售”的指控不成立。

  判决结束后,顶新方面向台湾当地媒体发布声明表示,自越南采购的猪脂原料油为食用级规格,且依政府相关法令报关进口,经主管机关抽验合格取得输入许可证,完全合法合规。

  质疑尤在 案件未了

  在上述一审判决结果出炉之后,诉讼顶新集团的彰化地检署表示不服,而质疑该判决结果的声音也充斥台湾当地媒体。“去年爆发的顶新地沟油事件,可谓摧毁了台湾食品安全堡垒,顶新集团也由此迎来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但是与当时事态严重程度不同,彰化当地法院的一审判决出现巨大落差,这总会引起民众的质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实际上,对于该判决结果,彰化地检署立即表示不服。彰化地检署襄阅主任检察官黄智勇强调,一定会上诉。另有行业人士也提出质疑:为何结果与彰化地检署去年发现的现象出现偏差?他们把原因归咎于,台湾彰化检方去年侦办该案件时,侦办8天就火速起诉,证据搜集不足,并且未能在第一时间前往越南搜索证据,厘清越南大幸福公司的原料油来源。此外,到顶新制油屏东厂采验原料油时的方式也不够严谨,与主管机关所规定的方法出现出入,因此出现重验结果为“合格油”的结论。

  对于该质疑,彰化地检署表示将上诉,此外,台湾当地食品药品管理部门也随即表示,一定会配合提供更多相关资料。

  此外,除了上述案件还将进入二审外,围绕“顶新地沟油事件”,台北地方法院还有四起案件仍在进行当中。它们分别是“强冠油品”、“顶新牛油”、“顶新猪油与正义油品”3起民事求偿以及“味全混油案”的刑事案件,这就意味着“顶新地沟油事件”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拉锯战在即

  顶新集团虽然在上述一审判决中获得有利地位,但是由于数案缠身,顶新集团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逃过法律制裁,顶新的企业运营状况将会持续受到剧烈冲击。

  实际上,去年在台湾民众的质疑声中,顶新就在业务架构上做出了调整,去年10月宣布退出台湾地区油品生产市场,顶新也承认魏家四兄弟将退出味全董事会。此外顶新还以250亿元新台币出售了台北101大厦37%的持股量。除了公司业绩上的危机之外,顶新集团还被债务缠身多时。去年底,该集团旗下顶率开发公司65亿元新台币的联贷案被逼还债。为此,顶新集团提出,将借款利率提高以争取银行团延期6个月还款,但是银行团态度强硬。顶新集团曾在回应台北101大厦股权交易时坦言,该集团总共借贷金额已经超过400亿元新台币。

  除了顶新集团自身的危机外,它在内地的布局更加受到行业关注,因为在顶新集团的收入构成中,来自内地的收入占到80%,承担该笔业务的子公司就是康师傅,母公司的危机未能让康师傅独善其身,该公司承受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

  在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对于顶新集团而言,一审判决结果随即遭遇上诉,因此负面影响短期内难以消散。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王清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