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步老城济南 游走文艺范儿

2016-02-29 13:59:00来源:新浪广东作者:

 “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有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有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

  老济南的青春符号 特色店铺 经典回忆

  在济南,有一群年轻人,曲水亭畔,芙蓉街边他们开小店、办展览、呈现梦想,打开老济南的另一扇生活之门。以艺术的名义设计着生活,赋予市井美学的意义。他们以接近精神的方式,为怀旧的文艺范儿们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梦想和精神落脚地。

  老城故事照相馆位于济南老城内的曲水亭街上,当年《老残游记》里提到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便是说的这条古街。老城故事照相馆正是一家主拍“老济南怀旧范儿”写真以及80、90创意婚纱的摄影工作室,这里有每个时代最具经典的服装,配饰。譬如五四学生装、中山装、旗袍、凤仙装、秀禾服、唐装、汉服等,这一切都以济南老街老巷为背景来拍摄,工作室创建于2010年末,最初设在曲水亭街8号路大荒先生的故居处,后因发展需要迁到了现在的9号,是济南首家老济南怀旧范儿全外景拍摄的摄影工作室。

  照相馆的老板是地道的济南土著!之所以开这样一家摄影工作室,除了他对摄影的痴迷外,更多的是一种“老济南情结”。

  一年四季,无论寒冬酷暑在老城区内总有他拿着相机记录的身影,最初只用一部傻瓜胶卷相机去记录济南的老城,用老板的话说:“其实那时不是摄影,不讲究光影,不讲究构图,而是一种纯粹的记录!”

  许多老城内的济南老建筑永远的留在了这家店里的胶片中,有时还会看到老板在门口支一张当年上学用的老式课桌为来来往往的游客讲上一段老济南的历史。

  奇异恩典,如此甘甜 掩藏在济南市井的老教堂

  洪楼教堂为双塔哥特式建筑,始建于1901年,建成于1905年,是中国三大著名天主教堂之一。1906年扩建,整个建筑气势宏伟,威严高耸,蔚为壮观,基本属于欧洲12至16世纪初的哥特式建筑风格,据说与闻名世界的坎特伯雷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夏特尔大教堂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极为相像。所以说这就是我们家门口的巴黎圣母院啊!作为典型的哥德式建筑,洪楼教堂结构合理,细部处理精致,整座建筑给人气势如虹、精雕细刻、富丽堂皇的感觉,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天主教堂,绝对不输于任何举世闻名的大教堂。

  清同治九年,顾立爵神甫在济南东郊的洪家楼购地兴建教堂。1900年,发生庚子之乱,6月27日,山东巡抚袁世凯要求外籍教士赴烟台、青岛躲避,中国天主教徒集中到城外洪家楼教堂,“以便保护”。7月5日,历城知县李祖年带兵查封洪家楼天主教堂,将聚集于此处的华人天主教徒遣散。7月6日,义和团开始破坏洪家楼教堂,挖掘教士坟墓。历城知县闻讯派兵镇压。1902年,天主教山东北境教区的方济各会荷兰籍主教申永福在得到庚子赔款以后,主持在洪家楼动工兴建新的主教座堂,到1905年座堂完工。

  当初建造洪楼教堂的施工者是孙村著名石匠卢立成,在他三十多岁时由德国人特意聘请为工程的总施工、总监管,带着本村一百多名石匠,总管着工程的一千多人施工,按其提供的图纸对采购、石雕以及木、瓦工等活进行安排调度,历时三年终使工程竣工。1966年,洪楼教堂在文革中被关闭。1985年4月,政府拨专款对6个十字架、96处石花雕塔和教堂的壁画、圣像、地面、跪凳、祭台、灯具等设施全面进行了修缮,使这座具有独特风格的天主教堂焕然一新,同年12月25日圣诞节,已经关闭近20年的教堂恢复开放,并举行盛大弥撒。

  教堂主厅高大宽敞、富丽堂皇,中央通廊高大,进深很长,地面用青条石铺就,堂内设两排方形纵柱,柱头雕刻着镂空花卉,圆顶和墙壁上绘制的精工图案、雕饰和文字。高耸的穹窿顶上绘满了宗教壁画,细长的柱身布满玲珑的雕刻,充满神秘的宗教气氛,给人以深深的震撼,使人顿有庄严、肃穆、伟丽之感。教堂里面的采光也很充分,其窗子是用彩色玻璃镶嵌而成,在阳光的照射下,产生出强烈的光色效果。在教堂的南侧,还有一处以钟楼为中心的二层环廊建筑群,方形尖顶的钟塔有四层高,东西两侧各建有二层西式环廊建筑。

  洪楼教堂是济南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也是济南文化带的重要象征。教堂位于济南市区东部,历城区洪楼广场北侧,东邻山东大学老校,以洪家楼村而得名,是济南市也是华北地区规模最大的天主教堂,也是中国三大著名天主教堂之一,在中国近代宗教建筑中占有重要地位。紧邻热闹的校园和商业区,洪楼教堂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静看百年沧桑。

  时光深处,岁月静好 走过济南老街巷

  济南是座古城,文化丰厚,驰名中外。汉筑城,晋定邦,宋设府,清开埠,斑驳往事,历历在目。一城山,半城湖,荷柳绿,清泉流,爽心怡志,故情可寻。一路一衢,大街小巷,随手拈来,或有一段咀嚼不厌的故事,或有一串美丽生动的传说。

  老街巷连着济南文化源头

  老街巷连接着城市的文化源头,是城市从孕育到生长全过程的历史见证。它不但记录着城市山川地理等自然元素的历史变迁,也反映城市功能的变化轨迹。它记录着城市风物,也反映着乡风民情。

  可以说,街巷是反映一座城市社会历史的“活化石”。在济南,留有府都印记的有辕门街、府馆街、高都司巷、旧军门巷、东更道、西更道、王府池子、运署街、学院街、后宰门街、布政司大街(今省府前街)、卫巷等;留有文化教育痕迹的有庠门里、贡院墙根街、榜棚街、茶巷、秋柳园街、文垣街、泮壁街等;留有宗教、祭祀影响的有镇武街(因真武庙得名)、三圣街(因三圣庙得名)、星垣街、正觉寺街、离明街(旧称火神庙街)、坛盛巷等;留有历史名人踪迹的有闵子骞路、南新街、三合街、佛山街等;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的有五三街、东流水街;体现吉庆纳福的有光明街、静安里、济安街、平安里、万顺街、万盛街、长安巷、福寿里、同生里、民康里、汇源里等;体现行德积善的有亲仁街、树德里、树德巷、德泰巷、义士巷、德庆里、至德里等;之于直接以泉水命名的街巷,如舜井街、寿康泉街、趵突泉街、涌泉胡同、王府池子街等,更是几不可数。

  可以说,济南的每一条老街巷都闪烁着灿烂的文化光辉,诉说着这座城的沧桑之变。

  老街巷包蕴着久远的历史风云

  在济南,几乎每一条老街巷都有一段故事。如,钟楼寺街因街北口正对着明代的钟楼寺而得名,已有600多年历史。据《续修历城县志》载:明洪武二年(1369年),将唐代开元寺改建为济南府署(今省政协驻地),原开元寺内的大钟迁移至大明湖南岸的康和尚院并改名为镇安院。成化十三年(1477年)又改名为钟楼寺。嘉靖十六年(1537年)改为湖南书院,后又改为至道书院。万历初年改为提学道署,一直沿用到清初。康熙时改为提督学院署。清末科举制度废除后,这里遂改为客籍学堂。钟楼毁于1948年,其大铁钟于1992年移至大明湖内。再如,1904年,济南自开商埠。开埠后,有关当局“设铜元局于东流水,铸造铜币。”而后,铜元局周边筑舍定居者越来越多,遂成街巷,百姓俗称“铜元局”。1934年《济南市区测量报告》中,已有“铜元局后街”和“铜元局前街”之称。济南的大街小巷折射出了这座城市古老深厚的文化底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古老的街巷,贮满了前朝旧事,包蕴着漫长悠远的历史风云。云起云散,时光悄然流逝,但老街巷的古朴气质和丰厚底蕴,却牢牢定格在城市的记忆中。那些历经风雨沧桑的街巷能唤起人们对事件、人物、踪迹、市井等古风遗俗的翩翩联想,使人油然而生怀古之思,升腾起一股对家乡故土的热爱之情。如秋柳园街、皇华馆街、曲水亭街、双忠祠街、钟楼寺街、王府池子街、辘轳把子街、剪子巷、将军庙街、鞭指巷(旧名鞭子巷)、北坦(片区名称)、花墙子街等,无不如此。

  被火车“拉”出的老街巷

  几千年来,济南的老街巷兴废不断。上个世纪初,胶济、津浦两大铁路相继通车,济南成为全国的铁路枢纽,一时间商贾云集,城区扩大,市区随之出现了许多与交通、商贸有关的老街巷。济南城池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汉代,明代以砖石重修。城垣大致成方形,设有四门,四门之上建有城楼,城墙东南隅还设有角楼。清咸丰十年,清廷又在府城以外修筑第二道城墙,人称圩子墙。随着圩壕内居住的人逐年增多,渐渐形成了街道。如今的共青团路以北至制锦市一带,地处古城厢之西北隅,旧时有估衣市、粮市、菜市、花市、棘榛市(今制锦市)……辎辆云集,贸易无虚日,商业兴隆。所以花店街、筐市街、估衣市街(今无)、藕市口(今无)、杆面巷、焦家隅首(古菜市)、竹杆巷、元宝街皆因古集市而得名。

  1904年的6月1日,一声长长的火车汽笛声,划破了沉寂了几千年的济南上空。这天胶济铁路全线通车。1898年3月,德国借口“巨野教案”,迫使清廷签订条约,取得了胶济铁路的建造权,开始扩张其在山东的势力范围。1899年,胶济铁路在青岛正式动工。1901年4月1日,至胶州一段竣工通车;1902年6月1日,通至潍县;两年后,全长440公里的胶济线全部建成通车。铁路通车后,火车站附近逐渐成为黄金地段。据1924年《续修历城县志》载:“胶济、津浦两车站左近,商民时寻隙地,增建庐舍,星罗棋布,俨成市廛。”可以说整个商埠地区的经纬路,以及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天桥街、天桥东街、铁道南街、小纬北路(俗称小马路)、铁道北街、车站街、铁道根街(解放初期叫棚户街)都是被火车“拉”出来的老街巷。

  老街巷连缀成这座城市的独特魅力

  青云里、江家池、濂泉胡同、花墙子街、东流水街、秋柳园……是这样的名字,仿佛古典的词牌,挂在巷口。是唐诗一样的凝练含蓄,是宋词一样的委婉细腻,是元曲一样的清澈悠扬,是话本一样的丰富生动。在济南的老街巷中漫步,这种体验是奇特的。高高的粉墙因为年久而色彩斑驳,那些墙头上悬垂下来的古藤,墙上露出一角来的雪白槐花,那回响在青石板上的足音,还有节节台阶和紧闭的大门,不禁使人生出走在时光隧道里的错觉来。

  那么,济南到底有多少条老街巷?考古发现,隋唐时济南就有“怀智里”(今经七路小纬六路一带)这一街巷名的记载,济南好汉、唐代开国大将秦琼的父亲终老于此地。金代《名泉碑》中记载了“李承务巷”、“同知巷”“布政司街”、“宪衙街”、“铁佛巷”、“塌行街”、“丁字街”等街巷名称。清乾隆《历城县志》“里社”仅老城里和城关就收入街巷113条。到了1926年《续修历城县志》中记载的街巷已有197条,这还不包括商埠地区的街巷。据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统计,仅当时的历下、天桥、市中、槐荫4区就有街巷797条,如果加上当时郊区(如泺口一带,现已划归市区)的街巷,济南街巷总数约在970条左右。

  一条条老街巷,仔细记载着济南发展的每一个脚步,连缀而成济南的个性和完整形象。在这里,有着人们的精神家园,它往往让我们想起儿时的那盏明灯。用心去读济南的老街巷,也是用心去触摸我们这个城市的历史。抚今追昔,便会发现济南的老街巷承载着我们更多的辉煌!它纪念着一个个过去,联系着正在流逝的现在,也寄托着对明天的希望。

  老城亦多“潮”街巷

  如果说济南老街的繁华,眉宇间都带有着一种历史的沧桑感;那么花园路、马鞍山路、山大路等新兴街道则浑身都透着朝气蓬勃的时尚感。在济南的新兴街巷中,花园路、马鞍山路和山大路算是比较有个性的,总让人有过目难忘的感觉,虽然三者属于截然不同的风格。花园路是属于一条小资的、时尚的,漫步在这条街上会让你疲惫顿消,精神倍增;马鞍山路一条属于慵懒的、休闲的,东西方的文化都在这条街上融合,既有欧洲的格调,又有复古的气息;山大路则是紧张的、忙碌的,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年轻人在这里交流最前沿的科技信息,荡漾着一种别样的文化风情。

  花园路的繁华,在于它浑身透着一股朝气蓬勃的时尚感。除去娱乐、购物不说,单是一个吃,便一举获得了年轻网民授予的“济南小资餐饮聚集地”的称号。从高档燕翅鲍鱼到通俗平民的东北炖菜,还有喝着扎啤大呼过瘾的烧烤,各个层次的店面都有。

  一点怀旧,一点悠闲。要说济南最适合人居住的道路是哪条,大多数济南人都会提到马鞍山路。马鞍山路是条不长的小路,由东头到西头只有3公里,骑自行车不过15分钟上下。却是济南最值得品味的一条街。浓荫蔽日是马鞍山路最大的特色,两旁的法国梧桐茂盛地生长着,阳光透过树荫斜斜地照到行人身上,温暖而富有诗意。马鞍山路由玉函路隔成两条,东边的半条北边就是泉城公园,园内满目的绿意和泥土芬芳流淌到马鞍山路上,令人心旷神怡。绿草茵茵中,不经意间发现有小小的酒吧掩映,让人怀疑是否走在欧洲的某条小路上。

  北京的中关村不是普通的“村”,济南的山大路也不是普通的“路”。在济南人心目中,它是高新信息产业的代名词,它就是济南的硅谷,济南的中关村。拥挤的车流,步履匆匆的行者,嘈杂的卖场……只有当柜台的卷帘门徐徐落下,这里仿佛才能有稍许的安静。山大路,已经由路转变成一个生态圈,变成一个财富聚集的地方,精英聚集的地方,每天都上演着精彩的财富和精英的故事,每天都萌生着太多的梦想。

  除趵突泉、千佛山、大明湖三大名胜外,济南街巷理应成为这座城市的“第四名胜”。因为,从济南的街巷出发,不仅能走进历史,还能看到未来;不仅能了解自己,也能探知世界;不仅能发现这座城市的内秀,更能创造这座城市的文明。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宇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