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商倒奶风波凸显蒙牛库存压力大

2015-12-31 09:32:00来源:法治周末作者:

  “蒙牛的库存体量本身就是比较大的,今年以来国内消费普遍增长放缓,加上进口奶源的冲击,企业产品库存明显增加,周转也出现滞后的现象,这也是蒙牛限制收奶的主要原因”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辛颖

  近日,蒙牛唐山工厂因拒收奶源与中鼎牧业托管的两家牧场产生纠纷。

  由于蒙牛对唐山丰润区嘉伦奶牛养殖牧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伦牧场”)与巨润牧场的原奶进行限量收购,嘉伦牧场把奶倒在唐山蒙牛工厂门前讨说法,双方发生争执。

  对此纠纷,蒙牛方面回应称是牧场出现违约行为在先,但两大牧场所有者则强调蒙牛限量收购原奶的行为违反了双方签订的供货合同。

  这并非蒙牛首次与其原奶供应商产生摩擦,此前蒙牛的老牌供货商现代牧业已成为蒙牛的竞争对手。

  “蒙牛的库存体量本身就是比较大的,今年国内牛奶消费市场增长放缓,加上进口奶源的冲击,企业产品库存明显增加,周转也出现滞后的现象,这也是蒙牛限制收奶的主要原因。”乳业专家宋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奶源紧张的时候,蒙牛通过供应商的支持坚持与发展,现在面临发展困境,就舍弃供应商利益。虽然这也是商业市场中常见的现象,但供应商肯定会有店大欺客的感觉。”食品饮料专家朱丹蓬说道。

  供应商被“限供”

  随着纠纷升级,牧场的奶农到蒙牛唐山工厂讨要说法,现场一度出现混乱。蒙牛方面表示会对“一些不明身份人士散布恶意言论、恐吓员工的行为进行报案。”

  在纠纷恶化之前,嘉伦牧场每天可产6吨牛奶,但蒙牛只限量收购4吨,剩下的奶只能倒掉,而嘉伦牧场倒奶的情况从10月初就已经开始了。

  今年7月,嘉伦牧场与中鼎牧业签订托管合同,约定由中鼎牧业按约定付给托管费用,牧场由中鼎牧业运营管理。这也成为了蒙牛拒收嘉伦牧场原奶的主要理由。

  据公开信息显示,双方合同约定在合同有效期内未经蒙牛同意,嘉伦牧场不得转让、出租、抵押本合同项下的奶站、小区、牧场。

  嘉伦牧场王姓股东表示,我们只是引进中鼎牧业的技术、管理,企业的法人没有改变,只是企业的经营账户由中鼎来掌握,整个牧场只是租赁,没有改变,这构成不了违约。

  唐山另外一家被中鼎牧业托管的巨润牧场的原奶目前也被蒙牛拒收。蒙牛官方表示:“其违约是因为该牧场在与蒙牛签订独家合作合同后,前一阶段不向蒙牛供奶转而向光明供奶,前不久光明不再收奶后,再转回头希望与蒙牛合作,由于遭遇突然毁约,蒙牛不愿再与之合作。”

  除了这些存在“违约”行为的供应商之外,蒙牛对其他牧场也采取了一定的限购行为,不满者也不限于这两家企业。

  在河北承德的巨鑫牧场,由于蒙牛也限量收奶,引起了该牧场的不满。巨鑫牧场场长季文超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今年4月份,每天向蒙牛交3吨奶。后来由于技术提升,6月份自然增量接近7吨,7月份时增到8吨,此时蒙牛开始限量,每天限收2吨。八九月份没有限量,而到10月29日,只要求每天交6.5吨,有一半的奶需要倒掉。

  蒙牛与供应商出现摩擦

  准备在新三板挂牌的中鼎牧业此前一直是蒙牛的合作供应商,成立于2013年。其核心创业团队正是脱胎于蒙牛奶源部门,包括原蒙牛乳业总裁助理王富,原蒙牛乳业奶源事业部副总经理孙国强,目前已成为华北规模最大的牧业公司,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创新型奶农联合体,其每年大约有25%的奶源均供给蒙牛。

  中鼎牧业官方网站上显示,中鼎牧业还是蒙牛最大股东中粮集团在精饲料产业上的合作伙伴。

  然而这些并没能避免双方产生摩擦。截至目前,中鼎牧业总裁孙国强一直没有对此次事件作出回应。

  蒙牛的另一主要供应商现代牧业已经转型成为了蒙牛的竞争对手。

  在公众的认知中,国内首创大牧场模式的现代牧业一直是蒙牛的“大供应商”,甚至现代牧业出现的初衷就是作为蒙牛的第二品牌,邓九强自己也是和牛根生一起创业的元老之一。蒙牛目前也是现代牧业的单一大股东。

  数据显示,现代牧业自2012年作为生产商正式进入液态奶市场以来,单靠常温奶一个品类每年的销量都成翻倍增长的态势。据业内专家介绍,如今在北京,现代牧业已经和蒙牛的高端产品特仑苏打成平手,在上海,现代牧业的销量已经是特仑苏和伊利旗下高端品牌金典的总和。

  资料显示,现代牧业销售给蒙牛的原奶比例已从最高时的98.5%,降至如今的76%,而在客户开拓方面,也有新希望、雀巢等巨头做保障。目前现代牧业还不用发愁原奶的销售出路。

  现代牧业每年将70%奶源提供给蒙牛的的战略合作合约在2018年也即将到期。

  源于业绩下滑库存积压

  对于目前的限量收奶的困境,蒙牛方面人士也表示,下游消费力不足,多收奶就要多库存。

  同样是行业性增速放缓,但目前关于蒙牛与供应商之间的摩擦信息显然最多。

  宋亮表示:“伊利对于库存的处理会比较快,业绩也相对好一些。相对来说,蒙牛的库存压力会更大一些。”

  蒙牛今年各个产品的业绩也都不尽如人意。虽然今年蒙牛在中粮旗下企业中,已经算业绩不错的,但在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相当的情况下,其净利润却只有伊利一半。

  此前一直拖累蒙牛的雅士利在11月底再发通告,预警预期该公司2015年净利将同比倒退55%。

  蒙牛的产品线中以特仑苏、纯牛奶、未来星等为代表的UHT奶上半年收入为107.1亿元,同比下跌13.3%;以真果粒、酸酸乳、优益C为主的乳饮料收入56.58亿元,同比减少1.68亿元,下降2.8%。此外,冰淇淋业务也出现了下滑,收入同比下降了17.3%,为16.44亿元。

  而伊利股份(600887,股吧)今年上半年业绩显示,其实现营业总收入301.5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76%,实现利润总额31.8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76%;

  收购扩张难保市场份额

  为挽救业绩下滑,蒙牛方面也在积极运作。

  今年11月,蒙牛1亿元认购华联矿业(600882,股吧)非公开发行股份,同时华联矿业收购光泽乳业与吉林乳品100%股权。这一举动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通过入股地方乳企来扩张整合。

  有业内人士表示,2015年蒙牛的市场占有率遭伊利夺去,仅就今年上半年,伊利常温液态奶市场份额提高2.3个百分点至近30%,因此蒙牛需要加大推广,以保住市场份额。但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效果并不明显。

  在伊利和蒙牛与全国中小乳企展开激烈竞争的同时,现代牧业也加入到竞争的大军,推出纯牛奶向下游延伸,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抢占了蒙牛在常温奶市场的份额。

  朱丹蓬表示:“蒙牛在液态奶这一领域已经遇到了销量的天花板,也正在开发产品寻找新的赢利点。而中粮出身的孙伊萍也会将在中粮的一些投资思维运用到蒙牛身上,加上伊利在扩张方面的也有所动作,蒙牛对这一领域肯定是比较关注。”

  “随着我国企业与国外牧场的进一步合作,奶源紧张情况今后很难在出现,而国家原奶的低价格也会对我国市场形成不小的冲击。”宋亮说道。

  目前很多地方中小乳业都叫苦连天,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的价格战,每年都有中小乳企出局,有的区域已经没有地方乳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王清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