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黄磊专栏 | 在乌镇的吃吃喝喝

2016-12-29 20:09:00来源:搜狐时尚作者:TimeOut北京mp

  黄磊

  著名影视演员,黄小厨品牌创始人,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师。

  我的吃喝态度

  吃喝玩乐是要分地方的,有些地方的吃喝玩乐不够力,不给劲,不让人念想惦记,但有些地方就会让你念念不忘,时不常的在嘴角和心头挂起。前者不比如,后者比如乌镇。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和乌镇感情深厚,有种剪不断挥不去的味道,原由有许多,比如似水年华那部戏,比如乌镇戏剧节,但在我看来,这原由也不过只是个由头,真正让我把乌镇当成是第二故乡的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在乌镇的吃喝玩乐。

  乌镇大剧院

  “吃喝玩乐”这几个字在我们长大后被妖魔化了,而这一妖魔化的过程应该是从我们正式进入学校,接受应试教育,步入规程化培养时就开始了。我们时不常地被提醒和灌输着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应该提倡,什么应该杜绝。要多努力用功,少玩少乐,吃饱喝足就好,不要追求享乐,老师每天都在认真负责地提醒着我们。

  “吃喝玩乐”成为了一种禁忌,即使不是完全被隔绝,也没有成为一种日常,至多是以一种奖励的方式出现在我们成长的历程中。我们在一年的一些特殊日子里才可以“吃喝玩乐”,比如一年一次的春节,生日或者是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并且考得还不错的时候,爸爸妈妈会让我们放纵一下。

  想来都觉得可笑,在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中,就有着吃与喝,玩与乐的天性,在我们幼年时,并没有加入所谓的竞争序列当中之前,我们明明是被鼓励着吃喝,要求着玩乐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莫名其妙的动力会令我们选择另外一种并无真正目标的方向呢?

  不得而知。或者是心知肚明,但是却无从说起。多数人会选择乏味地长大,老去,把只此一生的一生辜负。

  2015乌镇戏剧节开幕

  真的无法想象,没有兴趣与渴求的人怎么能认真且有滋味的活下去。怎么能有任何的创造力去令环境与自我更美好。许多看起来是自然形成的美感,其实只是来自于人们对朴实的享乐的追求。

  乌镇,便是一例,自古就是江南重镇,交通枢纽,京杭大运河的必经之地,三州五府的交界之处,人杰地灵,鱼米之乡。在江南,这样的小镇不算少,每一个小镇都有着久远的历史和道不尽的人文底蕴,商贾工匠,文人墨客都汇集在这个繁荣之地,因为人群的聚拢与社会的发展,对美好日常的向往与渴求,这里也就自然而然的有了许多的吃喝玩乐。

  很可惜,在历史的大江大海中,常常会有巨浪拍打摧毁数百年甚至千年才养成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看似只是些普通的日常俗常,平实的吃喝玩乐,可正是这些个吃喝玩乐间的无心累积却成就了另外一样东西——文明。可惜之余也还好,恰好是这些吃喝玩乐很容易重拾与传递,就在家人的碗碟传递之间,茶酒诗赋,不分彼此。

  冬日乌镇

  在乌镇,我熟悉的小镇,我的第二故乡,一切渐渐复苏。这个小镇有着对传统文化的禀持与尊重,带有一份使命,更有一份坚定。这能量来自于这一方水乡的过去,也来自于许多对文明不甘心,心不甘的我们。并且不虚张空洞,一切都只是从我们最熟悉的吃喝玩乐开始。

  从经济发展,国家富裕起,“吃喝玩乐”似乎常常走了样儿。吃喝掉各式昂贵珍惜浮华庞杂,玩乐着种种声色犬马如玉如花。身处其间,眼见着文明渐远,只听得见更远处有人叹息,神伤。

  在乌镇的吃喝玩乐,倒像是一面镜子,让我们有空暇照一下自己,制镜人是有心的,照镜者慢慢会懂得。

  从这个小镇的吃开始。我最想吃的,就是一碗面,一碗阳春面。15年前,在乌镇的东栅,有一间最大的也几乎是唯一的接待旅行团的餐厅,餐厅二楼还有几间客房。当时似水年华中的“英”便住在那里。餐厅的经理叫小毛,是个精明的有着大眼睛的小伙子。这家店有一道阳春面,我百吃不厌。

  阳春面,不稀奇,是江浙一带很平常的一道主食。所谓阳春,其实就是什么也没有,俗名“光面”。阳春面是汤页,汤底就是高汤,通常是骨汤加鸡汤,也有更“阳春”的,就只是些加了酱油、盐、胡椒粉的开水,面条是鲜切面,大锅流水快煮,煮个七分熟就挑到汤底中,撒上一把小葱花,点了几滴芝麻油,就算完事儿。

  可就是这一碗阳春面,却成了我在乌镇最爱的早午餐。就着汤大口吸食面条,最后连汤带面吃干净,额头会微微出些汗。饱了,不油不腻,一身清爽,很适合水乡,阳春面算是在乌镇吃的开始,还有许多面条我后面再慢慢谈。插画/李晓东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韩伟

相关新闻